• 比较元代景教与天主教传播的异同-论文

比较元代景教与天主教传播的异同-论文wWw.7ctiMe.cOm

论文导读:

元代传入中国的基督教有景教和罗马天主教两部分,它们在传播目的,传播方式,传播地域上都有不同,导致其传播效果也有很大不同:表现在经典文本翻译多少的不同,墓葬形式和墓葬碑铭风格的不同,文化领域传播程度的不同。通过比较,我们发现虽然罗马天主教在中国有一定程度的本土化,但景教表现的更丰富,更具有典型性。景教的本土化是其能在中国传播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种对中土文化的亲近和接受,导致了景教虽然没有天主教有组织的传教,但其传播范围与影响远远大于天主教。

  关键词:比较异同 景教 天主教 本土化

  作者:宗亦耘,1967年生,博士,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研究馆员。

  元代传入中国的基督教有两部分:一为景教,一为罗马天主教。景教是唐代对传人中国的基督教聂斯脱里派的称谓,其代表人物是聂斯脱里(Nestorius,3800451)。聂斯脱里派观点在431年以弗所会议上受到批判,被视为“异端”,其信徒因遭镇压向东流亡,6世纪,传教活动进入中国唐朝,至11世纪,该教派势力扩展到西亚、南亚和东亚地区,一度成为当时规模和影响最大的基督教派。景教自唐代传入我国后,一度销声匿迹。至元代,景教仅在蒙古一些部落和西域回鹘部落传播,随着蒙古人的东进,景教再次进入中国内陆,活动主要集中在西北、北方少数民族地区、大都及东南沿海地区,主体是蒙古部落已有的景教团体和回鹘部落的景教团体。元代进人中土的天主教人员复杂,其来源主要有:一,随着蒙古军队西征接近欧洲腹地,引起了欧洲教会的恐慌,欧洲教会先后派多名传教士携带教皇的信件西来,或作为信史,或来传教。二由于商业贸易的发展,一些欧洲商人往来于亚欧之间。三由于蒙古军队的四次西征,一些欧洲人作为战俘被掳掠而来,如钦察、阿速、斡罗思等族(原为希腊正教徒,后改宗天主教)。这些因素都促成了欧洲天主教从不同的途径东来。元代把景教和罗马天主教两者合称为也里可温,也里可温又译也立乔,系蒙古音译(crkegun,有势者),意为“福分人”或“奉福音的人”。也里可温一语最早仅指基督教聂斯脱里派,蒙古西征,也以此词指罗马天主教。在同一时期,同一地区,而且是在具有不同文化渊源的地区,出现了历史上相隔甚远的两个基督教派,这在基督教传播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本文分几个方面对景教和天主教在中国传播过程中的不同与相同进行详细论述。

  一、景教与天主教传播目的不同

  蒙古建国前,景教已经在克烈部、乃蛮部和漠南汪古部中传播,有大量信奉者,是较早归顺成吉思汗的部落。加之蒙元统治者实行宽松的宗教政策,一些景教徒在朝廷有较高职位。景教群体在蒙古宫廷中由于有庇佑,占据有利形势。他们有的身份高贵:克烈部王罕的父名忽儿察忽思·不亦鲁黑罕,忽儿察忽思(cyriacns)为基督教名的对音。王罕本人被13世纪以来的欧洲旅行家称为东方的“约翰长老”。《元史·后妃传》中的大汗之母唆鲁忽帖尼,她是成吉思汗幼子拖雷的正妻,生蒙哥、忽必烈、旭列兀、阿里不哥,就是克烈部王汗的侄女。《史集》说:“尽管她是一个基督徒,”她仍然竭力促成穆罕默德教律的兴隆,向伊斯兰教伊玛目和洒黑们赐予大量施舍和慷慨馈赠。13世纪东来的罗马传教士鲁布鲁克(约1215-1279,)在他的游记中也记录了蒙哥的母亲在主显节进行仪式。王罕次子畏忽有女儿托古思可敦,为拖雷之妻。拖雷死后,为旭列兀所娶。《多桑蒙古史》引《史集》说:“妃,信奉基督教之怯列部人也,常庇其同教之人。旭列兀因之亦优待基督教徒,当时基督教徒在其国中建筑教堂不少,脱古思可敦斡耳朵门外常有教堂一所,时闻钟声。”此处的基督教徒应为景教徒。太宗窝阔台时期任为中书右丞相的镇海也是景教徒。

  有的是蒙古皇室的姻亲:汪古部族中信奉景教的名门望族有阿刺兀思、赵氏、马氏、耶律氏四个家族。马可波罗一行于13世纪70年代进入今新疆境内向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行进途中,经过天德(今内蒙呼和浩特东白塔村),曾作如下记载:天德(TENDUE)是向东之一州,境内有环以墙垣之城村不少,主要之城名日天德。隶属大汗,与长老约翰之一切隶属大汗者同。此州国王出于长老约翰之血统,名称阔里吉思(GEORGE),受地于大汗,然后受者非长老约翰旧据之全土,仅其一部分而已,然我应为君等言者,此长老约翰族之皆尚主,或要大汗之女,或尚皇族公主为妻。史载阿刺兀思子孛要合娶成吉思汗三女阿刺海别吉,孛要合长子君不花娶定宗贵由女叶里迷失公主,次子爱不花娶世祖忽必烈女月烈公主。阔里吉思为该家族封王第六代继承者,天德为汪古高唐王——赵王封地。由于景教徒身居高位,他们很方便的为自己的团体服务,是处于有利位置。

  罗马天主教东传则带有政治和商业目的:蒙元政府和西方天主教会的往来始自蒙古时期。13世纪蒙古军队开始了三次西征,征服了中亚大部分地区,曾一度挺进波兰和匈牙利,整个欧洲大为震动。西欧诸国急于刺探蒙古人的动向、军情、实力、作战韬略,制定抵御进犯的策略。欧洲很早就有传说,在蒙古贵族中有一些人信奉基督教,故此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争取大汗信教,于是教皇委派帕朗嘉宾携致蒙古人的信,信中内容主要是劝蒙古大汗率臣民信奉天主教,并劝蒙古罢兵休战,不要和基督教国家为仇,屠杀无辜百姓。柏朗嘉宾在1246年朝见了蒙古大汗贵由,呈上了教皇给蒙古大汗的信,向定宗贵由宣讲天主教教义。帕朗嘉宾虽然没有完成教皇的使命,但他一路观察蒙古人和蒙古政权的特点等,为教皇提供信息。

  1253年,法国圣方济各会士鲁布鲁克奉法兰西国王路易九世的秘密使命,携带信函从康士坦丁堡出发到钦察草原去见拔都之子撒里答,因为传说撒里答是基督徒,信函中是一些诫谕和友好之词。撒里答没有作出回复,而是把鲁布鲁克送去见他的父亲拔都,拔都又把他送去见蒙哥汗。鲁布鲁克把沿途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成为《鲁布鲁克东游录》。包括以后的罗马天主教派遣蒙特戈维诺等人进入中国传教,都是带有归化蒙元政权的目的。也有非政治目的的往

摘自:毕业论文工作总结http://www.swuzs.com

来:中世纪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的父亲尼古拉和叔父玛窦充当了罗马天主教与中国元朝的中间人。波罗兄弟1260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