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代日本关于《法华经》的解释:小林一郎与户田城圣的解释-论文范文网

近代日本关于《法华经》的解释:小林一郎与户田城圣的解释-论文范文网wWw.7ctiMe.cOm

论文导读:

引言

  《法华经》在日本是非常受欢迎的一部经典。厩户皇子(圣德太子)讲经的事情未必是事实,但他所著的《法华义疏》是在日本完成的可能性很高,可以说最晚在奈良时代初期,《法华经》已被日本人所关注了。奈良时代,《法华经》作为护国经典及忏悔灭罪的经典被信仰,同时也成为法相宗、三论宗等各学派研究的对象。到了平安时代,天台宗更是将《法华经》奉为“皆成佛道”的经典,也可以说确立了《法华经》在日本佛教中的地位。此后,镰仓时代的日莲认为佛教的全部思想都汇集于基于《法华经》的题目的“南无妙法莲华经”这一句上,他对《法华经》进行了独特的解释。以日莲为始祖的各宗派与天台宗都是信奉《法华经》的代表性宗派。江户时代以后,跨越宗派限制的佛教研究日益兴盛,出现更多注释《法华经》的著作。其中多数是在中国的《法华经》注释著作(《法华文句》、《法华玄义》等)的基础上进行注释的。在日本中世(从镰仓时代到室町时代),多以“直谈”的形式向民众宣讲《法华经》,不过这种方式同样引用参照了注释著作(只是不探讨细致的教义)。

  近代围绕《法华经》发生的大事件有梵语本的发现及其出版,而梵语本《法华经》影响的扩大及普及则是在战后(渡边照宏《日本的佛教》等)。还有与其相关的大乘非佛说的问题。这是对认为全部经典都是释尊直接说法的佛教界常识进行颠覆的大问题。不可思议的是日莲宗及天台宗的反应却显得很迟钝。撇开《法华经》的原型及成立年代这些佛教学关心的问题,单就脱离传统的注释,直接理解《法华经》这一点,是近代日本对《法华经》的解释的特色所在。其中成为关键的是“生命”这个词。在此分别以产生很大影响的小林一郎和户田城圣的《法华经》讲义为中心进行介绍。

  一、小林一郎与《(法华经)大讲座》

  小林一郎(1876~1944),哲学家及文学研究家,历任东京帝国大学讲师、日莲宗大学林(立正大学)教授、 大学教授等。另外,他还是在家团体“法华会”的核心人物,是在家的日莲信仰者。“法华会”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稳健地推进日莲信仰的团体。他的《(法华经)大讲座》(1935年~1936年)由平凡社出版,被称为是决定出版社命运的事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法华经》讲义原是在口述笔记的基础上著成的,比较易于理解。即使对教义方面的概念,也尽其所能做出了平易的说明,这一点即使在今天也受到了相当高的评价。佛教以外的话题也参考了不少,整体而言有很强的知识普及的色彩。为了与户田的相比较,引用“寿量品”的“我此土安稳,天人常充满”等处的讲义。

  所谓的“我此土”并不是指自己所在的这片土地。而是佛的眼中所看到的世间、佛的心中所思想的世间,这些是“我此土”。(中略)如依照佛的思想,人心皆能清净的话,世间的躁动就能变为平稳,不管周围的环境如何变化、发生怎样的事情,也不会为之所动,心中也不会感到烦恼。(中略)这即是内心清净者的世界。(卷7-247页~248页)

  与后面所述的户田的思想相联系起来看,比较有意思的是小林把“支配天地万有”的“理”理解为“生命”。相关引述如下:

  我们以“佛”来表现大生命,决不是说佛与我们相距甚远。虽然相比我们每天的生活,佛的生活是在更高的层面上,但即使说在更高的层面上也不是与我们相脱离的。我们是被其巨大的力量所包围,被其巨大的力量所守护而存在着。(卷7-83页~84页)

  而且,小林将这个“大的生命”称之为本佛。像这样将《法华经》与生命论相结合的观点也散见于战前日莲主义者的言论中。据我所知,山川智应是这方面的先驱,田中智学和里见岸雄也将佛作为生命来把握。这样看的话,与后面所述的户田的生命论似乎是相通的。但是,如小林所说的那样,在他们的理解中,“我”始终是被“大生命”即本佛所包容的存在,没有强调“我”自身是“生命”这一点。这里却可以看到户田的独特性。

  二、户田城圣的《法华经》讲义

  户田城圣(1900~1958)是创价学会的第二代会长。他从1930年创价教育学会创立时起就作为理事长支撑着该学会。但战争时期,他被逮捕入狱,在狱中研读《法华经》,得到“开悟”。出狱后,户田从1946年1月开始讲《法华经》。1951年5月3日,户田就任创价学会会长,作为教学部的一级讲义进行方便品、寿量品的讲授。讲义的记录刊登在创价学会的机关杂志《大白莲华》60~65号、及68-73号上,以此为基础的《方便品寿量品精解》于1958年出版。

  户田毕业于 大学,在学期间跟小林学习 学和哲学,他也读过小林的《法华经》讲义。但是,户田批判小林的讲义“这怎么看也是儒教的学说,作为佛教的东西是不成立的”。

  所谓“儒教的学说”可以理解为对小林的知识普及型解释的批判。如户田自身所述,在如何看待“佛”这一点上体现了两者最大的区别。先来了解一下户田讲义的特征。

  虽在单行本中被省略了,但在《大白莲华》的连载中,随处可见“(笑)”的注释。富有幽默感是户田《法华经》讲义的一个特点。这并不是单纯的有趣可笑,而是贴近平民的生活,自然而然流入出来的。为了对比,引用与前面所引小林的讲义相同地方的讲义。

  “我此土安稳”,供奉本尊的你的家就是“我此土安稳”。不安稳不行。不是“大火所烧时”。而且“天人常充满”,像天上的世界那样的人、安静的人、那样的人是绝不能不充满的。但如果相反就糟糕了。净是些老婆闹别扭,老爷子发火儿,孩子哭叫,还有人上门讨债的事,这可完全不是“天人常充满”啊。(《大白莲华》65号,16~17页)

  前面所引述小林的讲义是将佛的眼中所看到的清净世界解释为“我此土安稳”。与之相对,在户田的解释里,经文中所指的即是我等众生(凡夫)的生活的本身。

  户田讲义的特色在于称为“读文底”的独特的阅读方法。那是将《法华经》作为日莲行为及思想的表现进行重新解读。日莲宗派的《法华经》注释著作都是秉承日莲的思想对《法华经》进行解释的,那终究是根据《法华文句》等的解释又增加了新的解释。即使是户田依据的日莲正宗的教学体系在这一点上也没有大的差别。但是,户田所做的解释与以往的解释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不仅将《法华经》自身直接解释为日莲思想的表现,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