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述北齐隋唐河东家族文化与文学-论文****

简述北齐隋唐河东家族文化与文学-论文****wWw.7ctiMe.cOm

论文导读:

摘要:本文是以隋初唐河东家族文化与文学研究为基点的,并以此为基础,适度拓宽,向上溯源至北齐,向后延伸至中晚唐时期。地域文学研究是一个相对较古的话题,早在《尚书·禹贡》篇,就贯穿了地域地理特征及物产的解释,《史记·货殖列传》则对各地民风做出了详尽且感性的分析。明末清初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弊书》中以政治家兼文化学者的身份畅谈各郡国的民情、民俗、物产及地形等主客观条件,并在此基础上分析各地利弊。此后,梁启超、饶宗颐、陈寅恪等学者就各自所专长的领域以地域的理念来解释文化风格特点或其源头、表现等多种因素。这些成为基本的史料史实进入了研究者的视阈,构筑起了地域研究的学术理论框架。家族文学研究是以地域文化为基础的。地域文化是家族文学的载体,而家族文学则构成了地域文化的上层表现。地域所表现的文化特征,尤其是儒学、经学、史学等学术风气多以家族文化为表现单元而体现出整体聚合性,是以魏晋时期士大夫“只知有家,不知有国”为背景的。本文所契入的地域文化研究,是以河东之地几个大的家族为参考。在儒道文化的大背景下,参考家族整体的文化特征,在此基础上对个体的文学表现特征及原因探本溯源。其中又体现出不同的参考点:其一,以历史为基的家族变迁。这一点贯穿在文章写作的始终。家族之间此消彼长,文化特征也随之递嬗。其二,家族之间共性与个性的区分及其成因观照。对地域整体风格而言,家族之间所体现出的共通性往往也是地域文化之风格表现,而其个性虽然隐藏在共性之外,仍有其所以形成体现之根由。这种个性从大的范围来看,或者与别的地域家族有关联,或者构成了时代变迁中的先导性因素。其三,由文学之表诉诸于文化之根的深层探求,或者由文化之根而归诸于文学的表现之因,在两者之间建立起必要而肯定的逻辑联系,是论文写作中的难点,也是建构文章的方向。本文的架构也是力图通过家族文化及文学来解释地域文化特征的。所安排的章节结构如下:绪论部分,对当前地域文学及家族文学研究进行总体分析。指出地域文学研究由都邑文学重心向各个地域文学扩展的倾向,在此基础上分析其研究方法,指出新旧之别。地域家族文学研究成为近十年来文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本文对其研究成果进行了简要评述,在此基础上指出“河东家族文化与文学”选题的必要性及价值所在。第一章《河汾文化的源与流》,共三节。河东地域文化立足于河汾文化形态,也最能体现河汾文化。本论文在此基础上辩别河汾、河汾文化与河汾之学三个概念。随后辩析河汾与河东的地理区分,河汾是指西河与东河之间,以汾水水系为主干的地域范围,而河东则更多地以河东郡的形式出现。汉以来历代对河东郡的归置情况并不一致,尤其是在隋之前与隋唐以后的差别较大。隋唐所设置的河东郡、河东道范围涵盖较广,包括了汾水流域乃至更北部的云代地区,而隋以前的河东郡以蒲州、绛州为核心,也是本文所研究的河东地域范围。其后,对北齐至唐文学家的地域现象,以家族为单位,进行了总体分析。以安史之乱为界,河东地域文学家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态势。隋至初唐与玄宗开元天宝年,是两个旺盛的时期,河东王氏有大批优秀的作家成长,安史乱后有所衰退。第二章《“邺下风流”的出现与河东士人薛道衡的文学表现》,主要分析北齐时期邺都文化的繁荣景象,及为南朝人所盛称的“邺下风流”局面之所以形成的原因,同时与并立的北周长安政权作深入的比较。将目光聚焦在此一时期优秀的作家薛道衡与卢思道身上,分析薛卢之差别,并指出薛道衡对隋代诗歌的导向作用。第三章《隋唐河东王氏家族之文化流派》,共四节。河东王氏较之河东地域古老的裴、柳、薛氏三大家族而言,政治经济上虽处于弱势,文化上却具有先行性的主体地位。隋唐之际大儒王通与其“河汾之学”是唐文化的先声,从中唐以后道统的序列情况来看,文中子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在王氏家族内部,成员对儒道的皈依各不相同,王通畅谈孔孟之道,而王度及其“同气”的兄弟王绩则出经叛道。思想上排斥儒家,行为上不拘礼法,王绩将精通礼法之人而放荡不羁的行为做派演绎到了极致,而王度则在《古镜记》中竭力展开了古镜的神奇化功力描述。初唐龙朔间王氏出现了有神童之誉的少年才子王勃,名立四杰之首,却饱受时人争议,后人抑扬。本文对四杰之间相互褒贬之原因进行适度分析,指出四杰王、杨、卢、骆固定排序之原因所在。此后,进一步指出王勃诗风中“宏博”之特点的形成及其中的儒道之因。第四章是《“儒”与“侠”的矛盾及调和——兼论河朔文学传统之形成及特色》。在儒道之外,从侠文化的角度对北方地区尚武任侠的风气进行了分析,在此基础上比较了南北文士对侠的不同接受及诗歌表现差异。由此来进一步分析河朔与江左文学的差异,且追溯了河朔文学审美传统的形成,在此基础上指出河朔文学的特色。第五章《柳宗元与河东柳氏家族》,立足于河东柳氏家族的文化研究。在裴、薛、柳三大家族中,柳氏家族的文化地位最为突出,裴氏在政治上据有优势地位,而文学成就则一般,仅裴度诗文在中唐时期有一定影响。薛氏前期有薛道衡,中晚期也趋于没落。柳氏较早脱离了乡土而****官僚化,然与武氏家族的不合又迅速导致了其的衰败。在中唐时期,柳宗元是一位文学成就卓异的文人,在中唐古文运动中别树一帜,与韩愈既相一致又相区别。第六章《大历以后新兴的河东吕氏家族》,共三节。吕氏是较晚兴盛,名气在唐末及宋却又极盛的家族。据吕温自述,这一支也出自东平吕氏,而吕延之、吕渭、吕温、吕岩等诸吕构成了一个文化链条,这一家族凸显出文学家族之特点,吕温更是与柳宗元并称为“柳吕”。唐末的吕岩,字洞宾,是一位迥异的儒外士人,儒道两家典籍对吕岩的记载不一,显然在道教文化体系中吕岩更具有权威的影响力,在民间也颇为民众所接纳和喜爱。最后是结语,有三点。首先指出河东文化所形成的以德礼为核心的士文化传统,有较强的事功倾向;其次,在儒道文化之外,对“侠”与“武”又表现出了认同;其三,在文学传统上,则以汉魏风骨为旨归,又体现出质朴、刚健的河朔文学特征。 关键词:河东 家族 河汾之学 儒道 邺下风流 河朔文学
本文由http://www.swuzs.com整理提供,需要****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