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析通州论通州运河文化的开发与利用毕业论文评语

简析通州论通州运河文化的开发与利用毕业论文评语wWw.7ctiMe.cOm

论文导读:

  摘 要:运河文化是通州历史文化街区最宝贵的历史资源和文化符号,将在通州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文化价值。通州历史文化街区更新过程中,应进一步加强运河文化的开发与利用。

  关键词:通州历史文化街区更新;运河文化;开发与利用

  1674-4144(2013)-09-33(6)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北端起点,与运河相关的历史文物,是通州最具特色的文化优势,也是通州历史文化街区最宝贵的历史资源和文化符号。以运河文化为引擎,加大运河文化街区的开发与利用,在通州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文化价值。以下试在前贤运河文化研究的基础上,提出通州历史文化街区更新过程中进一步加强运河文化开发与利用的几点设想。

  1 北京历史上的运河文化沿革

  在举世闻名的京杭大运河之开通前,作为北方的军事重镇,北京很早就开始利用河道来转运粮饷物资,并与通州有密切联系。东汉初年上谷郡太守王霸“从温水漕”,是北京地区以河流“省陆输之劳”的最早记载。三国时期,曹操为了巩固后方,消灭占据辽东地区的乌丸政权,先后开凿平虏渠和泉州渠。这是第一条专为打通北京地区物资供应渠道的人工运河。平虏、泉州二渠的成功开凿,使曹军的运粮船队可以自黄河北岸循漳河或清河等直接抵达幽州城下。南北朝时期,又有北齐幽州刺史斛律羡引高梁水北合易荆水,向东汇入潞水(今潮白河),一方面用于灌溉,一方面转送粮饷。

  全国规模的运河开凿,肇始于隋代。为准备辽东战役,大业四年(608年),隋炀帝“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永济渠开通后,“舳舻相次千余里”,大大增加了北京漕运的规模和运力。大业六年(610年),隋炀帝又在长江以南开凿运河以通钱塘江,抵达余杭。至此,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的南北大运河全线贯通,北起涿郡、南达余杭,对于加强南北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促进国家统一,发挥了重要作用。

  辽金之后,北京逐渐成为全国首都,政治地位迅速提高,北京运河的发展也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辽朝升燕京(今北京)为南京,为加强粮食调运,临朝执政的萧太后利用永定河故道,疏浚、开挖了一条运粮河,即著名的“萧太后运粮河”。学者考证,这条运河大致从辽南京城东南的迎春门南下,经今陶然亭湖一带东行,再向东南方向流经十里河、老君堂、马家湾,在通州张家湾附近接入潞河。运河两岸及河底均为黄粘土筑成,坚固无比,故民间有“铜帮铁底运粮河”的称号。萧太后运粮河首次将南北大运河和北京城直接连为一起,在北京运河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

  金代海陵王决定迁都燕京后,为保证首都的物资供应,天德三年(1151年)在调集百万工匠民夫建设中都城的同时,将漕运枢纽潞县升格为通州,取“漕运通济之义”。大定、明昌年间,又开金口引卢沟河之水以增加运河水量,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金口河。其路线是,自金口引卢沟河水东出,向东南注入金中都北护城河,开渠达通州。因沿河建造闸门以节水流,又名闸河。漕船顺此,可由通州直接驶入金中都。通州成为“九重肘腑之上流,六国咽喉之雄镇”。但由于卢沟河泥沙过大,金口河饱受淤积之苦,而雨季又使中都城多洪灾之虞。因此金廷后来不得不将金口堵塞,运河河道随之废弃。

  进入元代后,元世祖忽必烈接受谋臣刘秉忠建议,在金中都的东北新修大都,作为南北统一多民族国家的首都。大都每年上千万石的粮赋供应,对漕运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隋唐南北大运河的基础上,元世祖裁弯取直,先后开凿济州河、会通河,沟通了永济渠和汶水、泗水。如此,江南漕船便可由原山阳渎、淮河、会通河、永济渠,直达通州,大大缩短了南漕北运的距离。元代也大力发展海运,南方的粮食经海道运至直沽(今天津),再经河道运至通州,最后转运大都。为了解决通州到大都之间的转运瓶颈,元朝杰出的水利专家郭守敬主持开凿了新的运河。他上引昌平的白浮泉水西行,循西山山麓,汇集沿线山泉,聚入瓮山泊,再经长河、高梁河引入大都城,至“海子”(今积水潭等)。然后出万宁桥,沿皇城东墙外南下,再转向东南与金代闸河故道相接,最后至通州高丽庄入白河。元世祖将这条新开凿的运河,赐名为“通惠河”。从此,经河道或海道北上的南方漕船,汇集到通州之后,可进一步直接抵达大都城内的积水潭。作为漕运的终点码头,元代积水潭一度呈现出“舳舻蔽水”的繁荣景象。

  元代通惠河的建成,标志着三千多里长的京杭大运河全面开通,成为元明清三朝沟通南北经济的大动脉,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持续发挥着极其重大的历史作用。明代对北京皇城及外城进行改建,北京运河随之有所变化。先是大都北部城墙南移五里,城内坝河一段成为北护城河的一部分,而通惠河的一段水道则被围于兴建的皇城之内。北京城内于是不能再通航运。通州来的漕船从此不能直接驶入城北的积水潭,只能停靠到东便门外新建的大通桥下。正统、嘉靖年间,明廷又先后抢修通州新城、张家湾城,以卫漕运,保障天庾供应。但明清运河水源不足,成为影响北京漕运的关键。明代屡次修缮运河以维持漕运,清代又扩挖昆明湖,开凿石槽,从香山诸泉引水以济运,但问题还是越来越多。清末朝廷下令停止河运漕运,上千年的“天庾正供”宣告结束。随着近代技术的引进,清末至民国年间海运的兴起和铁路的兴建,更彻底颠覆了京杭大运河作为全国南北运输主干线的地位。繁盛一时的京杭大运河迅速衰落,不少运河故道被填塞淤积,逐渐成为历史陈迹。

  2 通州运河文化资源的主要类型

  作为大运河北端起点,北京东部最重要的漕运枢纽,通州长期以来积淀了极其丰富的运河文化遗产,主要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2.1 运河古河道

  通州地处北京湾众水汇集的下游,历史上曾遍布大量的河流与湖泊。古人很早就开始利用这些天然水体漕运物资,金代以后又长期进行大规模的运河开凿与疏浚,因而在通州古城周围留下了大量纵横交错的漕运河道。秦汉以来位于通州境内的运河,有秦代持续到清代的潞河,始于东汉曹操、沿至辽代的笥沟与港沟河,隋唐开凿的永济渠,辽代的萧太后运粮河,金代的金口河和坝河,元代的坝河、通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