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究三种旅游吸引物符号的三种形态及其研究展望毕业论文结论

探究三种旅游吸引物符号的三种形态及其研究展望毕业论文结论wWw.7ctiMe.cOm

论文导读:

  摘 要:当前学术界关于旅游符号学的主要理论是MacCannell(麦肯奈尔)的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学。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体现符号的认知属性,主要应用于旅游营销、旅游传播和旅游者凝视等研究领域。除了标志符号形态,旅游吸引物符号还存在其它两种形态:文化符号和群体符号。旅游吸引物文化符号体现符号的客观属性,主要应用于旅游体验(真实性)和旅游设计等研究领域。旅游吸引物群体符号体现符号的情感属性,主要应用于旅游者情感管理和旅游者依恋系统等研究领域。

  关键词:旅游吸引物; 标志符号; 文化符号; 群体符号

  自从MacCannell(麦肯奈尔)等人关于旅游符号学的开创性研究以来,Peirce(1934)的一般符号学一直是现代旅游符号学研究的主要指导理论。Peirce的符号学理论以实用主义哲学为基础,突出反映了符号的认知属性(郭鸿,2008)。在其理论基础之上,MacCannell(1999)认为,标志(marker)、景物(sight)和旅游者(tourist)构成了旅游吸引物符号。MacCannell(1999)的旅游符号学中的标志是关于景观的信息,实际上也是旅游者对景物进行认知活动的媒介。受到MacCannell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学的影响,当前旅游符号学研究涉及的领域主要集中在与旅游者认知过程联系密切的旅游营销、旅游传播和旅游者凝视等方面。

  MacCannell以历史战争地点、月球岩石展览等为例指出,标志常常是旅游者真正感兴趣的部分。然而,Lau(2011)也提出了不同观点,他指出,在历史战争地点,旅游者真正感兴趣的是真实历史事件,而不是关于该事件的信息(即旅游标志);旅游者对景物的访问可以从符号学角度加以概念化,但这时“能指”是景物本身,而“所指”则是真实历史事件。我们认为,Lau的分析,实际上将旅游符号学研究从旅游吸引物的标志符号学引向了旅游吸引物的文化符号学研究。罗兰·巴尔特(Ronald Barthes)运用费尔迪兰·德·索绪尔(Saussure)的结构主义语言符号学分析服装、饮食、家具、建筑等各种文化现象,将符号学从语言领域延伸到了文化领域,并构建了较为完整的文化符号学体系。旅游吸引物是典型的文化现象,而罗兰·巴尔特的结构主义文化符号学构成了旅游符号学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基础。

  另外,旅游吸引物符号系统不仅包括个体意义上的标志符号形态、客体意义上的文化符号形态,还包括群体意义上的群体符号形态。根据兰德尔·科林斯(Randall Collins)的互动仪式链理论,通过成功的互动仪式,旅游吸引物成为旅游者的共同关注焦点,旅游者享有共同的情感状态,富含情感意义的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或文化符号被投射到旅游者群体之上,从而转化为一种区别于其他群体的群体符号。旅游吸引物群体符号能够激发旅游者在旅游活动中的情感能量和群体认同感,并一定程度上广泛影响旅游者的日常生活。

  1 旅游吸引物符号的三种形态

  Hall(1980)曾运用编码与解码理论来分析电视文本(符号)。依据Hall的编码与解码理论,旅游吸引物符号的3种形态(标志符号、文化符号和群体符号)分别具有不同的编码者、编码元素、编码方式、解码者和解码方式(见表1):

  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主要由旅游营销机构或传媒机构对旅游吸引物的信息进行抽取并编码而成,其解码主要借助于旅游者凝视过程;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理论的应用领域主要是旅游营销、旅游传播和旅游者凝视等方面。

  旅游吸引物文化符号主要由规划机构和设计机构收集、整合旅游资源(广义)并依据一定的文化主题编码形成,

源于:论文网站http://www.swuzs.com

其解码主要借助于旅游者对其文化文本的解读与体验过程;旅游吸引物文化符号理论的应用领域主要为旅游体验(真实性)与旅游设计等方面。

  旅游吸引物群体符号主要由导游、旅游者抽取旅游吸引物中情感符号(富含情感意义的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或文化符号),并将之投射到旅游群体之上而形成,其解码则需借助于旅游群体之中的人际互动仪式;旅游吸引物群体符号理论的应用领域主要为旅游者情感管理、旅游者依恋系统等方面。

  2 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及其研究展望

  2.1 旅游吸引物的标志符号形态

  MacCannell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的“能指”为旅游标志(图片、题名、地图、商标、雕塑或其他关于旅游吸引物的信息),“所指”是景物(旅游吸引物本身)。MacCannell的许多观点对后来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

  (1) 强调了标志体验的重要性,且这种重要性往往超过景物体验本身。此观点一方面吸引了大量学者对旅游标志本身进行研究,如Cohen(1989)对泰国北部山区部落旅游书面广告、地图、照片、小册子的研究,马秋芳等(2011)对中国省域旅游地品牌符号表征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吸引了一些学者对旅游标志体验进行研究,如Urry(1990)对旅游者凝视中符号现象的研究。

  (2) 标志和景物可以相互转换。一方面,旅游标志可以转化为景物,解释了旅游标志体验为何重要;另一方面,景物可以转化为旅游目的地的标志,说明了核心吸引物的打造对旅游目的地宣传具有重要意义。

  (3) 标志具有象征意义,如埃菲尔铁塔象征着巴黎。此观点表明了旅游吸引物标志符号的社会建构属性。

  旅游标志,是旅游吸引物整体信息概括化和片面化的结果。从旅游者认知的角度看,旅游标志是旅游者对某一旅游吸引物内在感知的外化,而这种内在感知受到诸如本底印象、旅游营销、信息搜索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由于所受教育、生活方式、旅游经历等的不同,旅游者对同一旅游标志的理解从而可能大相径庭。MacCannell(1999)强调了标志体验的重要性,“关注景物本身的行为会使游客对景物失望。……即使景物本身的确值得一看,游客也很可能漠视景物本身,却因为景物标志而激动。” 然而,旅游吸引物本身才是旅游标志的信息源头,如果旅游景物体验重要性丧失,就容易导致所谓旅游的“符号化”现象,即旅游符号的表象化(杨振之,邹积艺,2006)。